《舟行諸天》

返回書頁

第856章 回程路議皇室,榮國府鬧分家

作者:

明少江南

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
絕世邪神 天庭通訊錄 無敵從蘇醒開始 開局無敵之無限裝 神墓 通天武尊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九轉神龍訣 最強大神主系統 萬古神帝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舟行諸天 搜小說(www.awhcrz.icu)”查找最新章節!
    元春細細想了想,笑道:“老祖宗,還是你想的周到。”又道:“老祖宗,你剛才沒有提到林家。可是林姑父那里依然不妥?老祖宗,林姑父是朝廷重臣,這幾年就要拜相入閣的,乃是朝廷重臣,而林表弟也是名聲顯赫,林表妹又嫁給了恒親王,一家雙伯一郡主,便是在京城也是十分顯赫,他家又是咱們家的親戚,你可一定要看好他門,不能讓他偏向了外人。老祖宗,咱們家和林家可是姑表親,本該比常人更親厚才是,可千萬不能生分了啊。哦,還有四妹妹的夫家馮家,都是要好生結交的人家,老祖宗,你吃過鹽都比我吃過的米多,心里可要有個數才好。”

    賈母嘆了口氣道:“我倒是想,可要怎么做?雖說你敏姑姑是我親生女兒,可畢竟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而你林姑父又一向是剛直清正的。雖說看在我的面子上,他們好歹沒疏遠了咱們家,可這些年對咱們家也一直都是淡淡的。你林表弟一品高官,連薛家表妹都嫁給他,可是他依舊淡淡的,如今我也只求咱們家不得罪他就好,其他事情我既不能多問也不敢多說,免得讓我們兩家的親戚情分更薄。

    至于你四妹妹家,固然是好的。只是如今咱們府里,自己爭斗的厲害,難成一條心,她和鳳丫頭好,便是走親戚,也是和大房走,不是和咱們府里走。故我如今只好壓著你大伯父大伯母,到底一筆寫不出兩個賈字,便是面上的事情,還是要做的。且這些都是家事,自己家里鬧鬧便成了,若弄得外人盡知道了,可怎么是好?讓人看了笑話是輕,給有心人抓了由頭去,就麻煩大了。”

    元春聽說,皺眉想了想,對王夫人道:“母親,你聽我一句勸,老祖宗是經歷過世事的,看事情總比我們長遠,許多事情,還得多和老祖宗商量才好,俗話說,一人計短,三人計長,到底都是一家人,又都是為了咱們家好,可不得有商有量才好么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低聲應了聲。

    元春也知道母親心里不舒服,對母親的心事更是心知肚明,可如今正是需要各家齊心,共謀大事的時候,母親若一直這樣,死念著過去的一些小恩小怨不放,不肯服軟放低身段,到時各家都和自己家離心了,可怎生是好?須知道寶玉娶得也只是皇商,能成什么事?手中既沒兵權,朝上也沒實權,唯一有用處的,也就是些錢財,可和林家比起來,也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這,元春心里就悔恨不已:若不是上次黛玉出嫁時嫁妝委實豐厚讓自己起了疑心,重金收買太上皇身邊的太監打聽一番,哪里會想到,林昭的攬錢手段竟然如此雄厚。若自己沒有贊同母親,好好和老祖宗商量一番,那些東西原本都該是自家的,保不齊也都是自己的了。可恨自己和母親眼光短淺,生生誤了寶玉的前程。

    至于府里兩房內斗的事情,元春對王夫人的理事手段更是不滿:母親眼界怎么這樣窄?一個小小的三、四品的爵位也值得看得這樣重?若將來大事能成,寶玉就是正經的國舅爺,身份尊貴,便是一品公侯都不在話下。到那時,那些個得罪過母親的人,想怎么處置不就是她一句話的事么?母親這時候小氣做什么?凡事當看得長遠些才好。故有些話她不得不說,哪怕母親再不高興也要說:

    “母親,你總勸我放寬心,你自己也該放寬心,我到底是你的親生女兒,你難道就不能為了我,暫時委屈一會子?一些事情,不能總看眼前,要看長遠,事情不是一成不變的。一件事,便是現在是這個樣子,將來也是可以改變的么……。母親,真有那個將來,你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再做主的?我總是依你的。”

    賈母在一旁聽的直皺眉頭。元春這話是什么意思?不會打著過河拆橋的主意罷?這孩子,事情還沒成呢,就想著事后幫自己母親算賬?這樣的心胸,哪里能成什么大事?賈母暗暗皺眉:罷了,眼下皇子還在她肚子里,一些事情也不得不順著她,將來的事情禍福難料,,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賈母、王夫人、元春在皇宮里的動靜瞞不過別人。

    便是在回松江的路上,林昭也都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三人的對話,詳詳細細的出現在紙上。

    還沒看內容呢,林昭已經暗暗搖頭。

    所謂臣不密則失身,君不密則失國。

    賈母、元春、王夫人也算國家勛貴集團當中靠前的人物,行事竟然如此沒譜,身邊如同篩子一般,自己說的話,眨眼間便被別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難怪他家會倒塌啊!

    林昭看完書信的內容之后,對元春的想法更是嗤之以鼻:肚子里的孩子都還沒生下來呢,就開始想東想西的,也想的忒長遠了吧?更何況,她那個肚子,沒有半點生機,虧她還能這樣大的想出這么多雜七雜八的事情來?

    林昭笑著把這事和寶釵說了。

    寶釵雖然是聰慧的,一心想著母親和哥哥安好。

    但是她卻是對林昭十分癡心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林昭屋里只有他一個嫡妻,其他半個屋里人也沒有。

    她自然一心為著夫君著想。

    當然,每每在塌上丟失了矜持,全然沒有了平日的端莊,種種害羞且不堪的事情一一嘗試,令寶釵身心皆醉的事情,也占了寶釵心思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寶釵聽了反倒憂愁了:“照相公的意思,老太太會不會來拉攏我們林家?她畢竟是婆婆的親生母親,若她來了,婆婆也不好拒之門外,可若請進來了,會不會讓有心人猜忌?畢竟老爺是朝廷重臣。”

    林昭笑道:“老太太為人精明,在元妃的肚子還沒生下來前,是不會特地為這事去戶部尚書林大人的府邸的。”

    寶釵聽了臉色不由得一變。

    元春未生之前,賈家不會叨擾林家。

    可是元春生了之后,賈家必定會叨擾林家。

    可是夫君依舊不在意,那么原因極有可能是——元春生不下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寶釵的臉色不由得白了。

    林昭握住寶釵的手,嘆道:“皇宮是世上最無情最殘酷的地方,在君王的心中,沒什么人或事比江山帝位更重要。元妃的肚子,不僅是來路不正,而且來的也太不是時候,皇上好容易才把朝局整頓的平靜了,為了她的肚子,后宮不穩,各皇子心中不爽,各皇子背后的勢力也跟著起了心思,賈府自己也是動作頻頻,原本還算平穩的朝局,如今又是暗潮洶涌了。皇上眼看著朝堂上原本平靜的局面一去不復返,多年的心血說不定會付之東流,心里自然不喜:一個孩子罷了,沒了便沒了,在后宮,這樣的事情還少了去了么?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?”

    他語氣十分平淡,顯然對這一點看的極透。

    寶釵卻幾乎渾身冰寒。

    她雖然是世間少有的聰慧人,品貌雙全不可多得的俏佳人,但限于出身和閱歷,很難理解這一點的。

    “難怪夫君從來沒有和其他女子鬧出什么事情,也不找什么通房丫頭,我都三番兩次的暗示可以讓鶯兒陪寢了,夫君卻一口拒絕,半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,原來是這個原因啊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寶釵反手握住了林昭的手,依偎在他懷里,眼睛微微濕潤,心頭暖暖的。

    半響,寶釵忽然打了個寒戰,抬起頭來道:“伴君如伴虎。相公,你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林昭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他望向窗外的白云道:“我當然知道,伴君如伴虎。只是這也算是一種歷練吧。”

    寶釵沒聽清楚,便問道:“哥哥說什么?”

    林昭笑笑,道:“哦,我的意思是,太平之際,天下只有一個皇帝,他愛怎么想怎么做,那是他自己的事情。我們這些國家臣屬,只需要把自己職責范圍內的事情做好就是了,皇宮的事情,只要不會牽扯到我們林家,管那么多干嘛?我們又不缺失富貴!至于其他的嘛,該想的也要多想想,未雨綢繆永遠比被動來得好。”

    寶釵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賈府。

    因元妃的囑咐,賈母到底把賈赦、賈珍、賈政、賈璉等人都召集過來了。賈赦和賈璉去之前,先把鳳姐叫過去問話。鳳姐也不藏著掖著,直接道:“我已經拐彎抹角和林表弟、林妹妹打聽了,依著他們話里的意思,娘娘的肚子怕是十分不得圣心,林表弟說了,該做準備了。依媳婦的想頭,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,可不就是大禍了么?老爺,二爺,這事,咱們家干脆躲著些吧。實在得罪不起,便舍些銀錢,買咱們大房一個清靜吧。”

    賈赦在屋里踱來踱去,道:“該做準備了,怎么個該做準備了法?若是娘娘生了皇子,我們賈家更上一層,豈不是好事?有什么可怕的?你可有打聽清楚了?”

    鳳姐道:“我請了母親,給父親去了信,動了家里關系,打聽到了一件事情。老爺,宮里規矩,嬪妃要有子嗣,得皇上同意了才行的。我們王家的人打聽到,娘娘自從有孕后,皇上和皇后娘娘都沒有去看望過,便是賞賜,也只是比照著往日厚了半分罷了。如此冷淡的待遇,我父親說,只怕娘娘肚子里的孩子,是私自有的,并非經過皇上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賈赦聽說后大驚:“若果然如此,娘娘也太大膽了吧?這可是欺君之罪啊。”

    鳳姐道:“娘娘大約是打著骨肉親情的主意,畢竟孩子有了,皇上再怎么樣,也不會不要自己的孩子吧?”

    賈赦和賈璉連連搖頭,賈赦道:“那是你們女人的想頭,若按著我們男人的心思,這種算計,只要是個男人,都不會忍下的。這種事就是個疙瘩,烙在男人心里,若沒有其他什么大事,輕易去不掉,尤其還是皇上,天下最尊貴的人,被人知道他被算計了,也忒丟面子了。這么一看,林家說未必是福果然有理。這孩子就算生下來日后也是艱難,極長的時間內,他都無法得到圣心的。”

    賈璉早就和鳳姐通過氣,往常也沒少勸說賈赦,此時趁機也道:“若娘娘真如此算計,簡直就是愚蠢,這樣的事情出來,別說皇上心里不舒服,就是后宮的其他娘娘,心里能舒服么?依著皇上和皇后娘娘的行事,這件事,可見大家伙心里都是有數的了。這時候宮里還沒有任何動靜,委實平靜的有些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賈赦冷哼道:“自然可怕。元丫頭如今月份大了,這個時候若有個什么萬一,不僅孩子保不住,大人也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邢夫人臉色已經駭然了,她著急道:“那可如何是好?若娘娘出了事,萬一牽連道咱們怎么辦?咱們賈家……。”

    賈赦喝住賈璉道:“愚蠢!你要記著,宮里的那個娘娘,不是咱們賈家的娘娘,是賈家二房的娘娘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邢夫人、賈璉和鳳姐都得呆住了。

    賈赦只問鳳姐道:“得了消息后,你父親是個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鳳姐道:“父親得了消息,就送信回來說今年過年不回來了,等明年鸞兒成親時才請假回來。我問個具體主意的時候,父親說了,未出生,未正名,未上宗碟,未成長,未建府,未封王,便只好做純臣罷。否則一著不慎,全家覆滅。”

    賈赦大驚。

    鳳姐也是滿臉害怕。因著自己和林家的關系,父親如今收斂了許多,過去的事情也在慢慢收尾,更是十分擁護皇上的意思,故那年雖然升了九省檢點后,因他努力補救,皇上給了他一個金陵參將的職位。雖說才正三品,比那正一品的虛職低了許多,可他們全家因此卻松了一口氣,至少皇上還愿意用他,便是職位低點也無妨,只要用心辦差,他還是升得回去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平安州叛亂后,王子騰每日看著朝廷發下來的邸報,更是嚇的日夜不安,戰戰兢兢的辦差,不敢出絲毫的差錯,就怕一個不留神,那邸報上的人家里就多了自家的名字。故如今王家對亂七八糟的事情十分反感,王子騰夫人對自從元春有孕后,每日上門求見的王夫人更是厭煩:別說你那女兒的肚子生不生的出來,就是真生出來,也還沒怎么樣呢,這么耀武揚威的給誰看?還想要我們家幫你,我呸,我們家躲你還來不及呢。

    賈赦在屋子里走了半天,思前想后了許久,才正色對賈璉和鳳姐道:“二丫頭的夫家孫紹宗如今做了大理寺高官,又有鳳哥兒和林家的關系,唔,四丫頭也和咱們家好,便是琴丫頭和蝌兒那里,也是只認咱們家的。因此,便是沒有那個所謂的娘娘,咱們家在這京城里,也是不容小覷的。故這事,和咱們大房沒任何關系,是二房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自從賈璉擺脫了二房跑腿的陰影之后,又經歷了王夫人謀害鳳姐之事,心中對二房早有成見。

    雖然他看不出解決眼前出路的辦法,一心想著做個孝子,看到時候能不能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所以此時此刻,自然不愿意和二房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便點頭道:“兒子聽從老爺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賈赦冷哼道:“為了老太太,這個家一直不分,我忍辱委屈,讓老二鳩占鵲巢那么多年,現在這個狀況,為咱們家一家的活路,這個家,該分了。”

    賈璉道:“老爺,此事只怕不容易,老祖宗不會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賈赦道:“不容易也得分。老太太這次叫我們過去,肯定是讓大伙兒出錢供奉元丫頭那個肚子呢,可咱們既然都知道了,元丫頭那個肚子有問題,又何必把咱們一家人都搭進去?便是錢財,那也是咱們大房應該繼承的,老太太想便宜了老二那一家子道貌岸然的假正經!呸,休想!”

    鳳姐站在一旁,聽著賈赦侃侃而談,說著怎么分家,怎么多討東西,怎么拿產業,怎么趕走二房一家子,心里冷嗖嗖的,對這個老爺鄙視到了極點:這就是一家子骨肉啊,緊要關頭,相互舍棄,相互算計,連一絲情面都不留。

    雖說賈璉看得清楚,早早地把鳳姐和兩個孩子的戶籍弄了出去,但他本人卻想著一心做個孝子,心腸是好的,就是太不把妻子和兒女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不過話又說回來了,皇帝真要收拾賈家,賈璉這個襲爵人是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而他也不想跑。

    這份有擔當的樣子,不愧是他王熙鳳的男人!

    不愧是賈巧兒和賈苼的父親!

    當然,若是能通過分家的方式,羞辱二房一次,她王熙鳳也是樂意之極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賈母院,榮慶堂。

    賈母坐上頭,賈赦、賈璉坐在左邊,邢夫人和鳳姐站在他們身后;賈政、王夫人做在右邊,寶玉和夏金桂站在他們身后。賈珍帶著賈蓉走進來時,便是看到這么個局面,賈珍覺著情況有些不對:老太太不是說是商議宮里娘娘的事么?怎么這場面瞧著,像是榮國府兩房吵架了呢?

    上頭賈母見到了賈珍進來,便指著左邊的椅子道:“珍哥兒來了?這邊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賈珍和賈蓉對視一眼,決定見機行事。

    賈珍坐下后,賈母便說話了:“昨兒個我和二太太進宮去見了娘娘。娘娘肚子里已經確診了,是個皇子。故許多事情,咱們家也該思慮起來了。按著娘娘的吩咐,咱們家如今正是要齊心協力的時候,老二家的、鳳丫頭,你們也要和王親家趕緊聯系起來,問問他,有什么想頭?我晚些時候也會去信給史家;寶玉媳婦也回去和你家說一聲。鏈兒給二丫頭、四丫頭寫信,請他們過來走走親戚,也和他們通個氣。不管怎么樣,娘娘和她肚子里的皇子,是咱們家的希望,這個緊要時候,一些舊怨就不要再提了,大家伙有錢的出錢,有力的出力,怎么都要讓娘娘和小皇子在宮里平平安安的才好。”

    賈母說話時,王夫人面上雖然不顯,但心里那叫一個得意:便是讓著你們一些舊怨也好,橫豎你們都得為我的女兒賣命。

    賈母說完話,堂上一片沉默,賈政是不好說話,賈赦是不像說話,賈珍看著眾人不說話,便也不肯說話了。

    賈母眉頭一皺,拐杖一頓,道:“是個什么主意,你們倒是出個聲啊。”見眾人還是不說話,賈母便點名了:“珍兒,你是族長,你先說。”

    賈珍忙拱手道:“老太太明鑒,我雖說忝居族長之位,到底是小輩,一些事情,自然還是仰仗大家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賈母便問賈政道:“老二,你呢?”

    賈政忙站了起來,王夫人也立即跟著站了起來:“老太太都是為了娘娘,為了咱們家,兒子自然一切都是聽從老太太的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賈母滿意的點頭,示意二房一家坐下,然后沒好氣的問賈赦道:“老大,你呢?你是個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賈赦嘲諷一笑,半天才道:“老太太,分家吧。”

    一時驚起千層,除了大房一家外,眾人便是一驚。賈珍驚過后,便和賈蓉坐到了邊上去:果然,這天是要變了。

    賈母驚后就是怒了,手中的沉香拐杖連續在地上敲了好幾下,威嚴道:“老大,你是什么意思?我可還沒死呢!”

    賈政也急忙道:“大哥,好端端的說什么分家?母親尚在,這樣做也不合適啊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心里更急,若分了家,自己一房就沒了國公府的名頭了,只能是五品官,這身份也降的太低了,讓自己以后怎么出門去交際?

    賈赦冷笑道:“怎么不能分家?老太太,按規矩,老太爺去世后,這個家就可以分了。只是老太太心里不歡喜,我便依了你的意思。可如今呢?為了一塊尚未出世長大的血肉,老太太你是打算把我們一大家子都拉去給二房墊背送死了!那我們還跟著你們做什么?自然要分家的。老太太,娘娘那里是個什么情形,我們都門清的很,你別和我們打什么馬虎眼!分家后,你們愛給你們的娘娘聯系哪家親戚,你們自己聯系去,橫豎和我們家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賈母怒道:“老大,你說的什么鬼話。我這是為了咱們賈府的將來!”

    賈赦哈哈笑了兩聲道:“賈府的將來?你為的是你偏心疼愛的二房的將來吧?何況,那將來有還是沒有還不一定呢!老太太,我今兒也把話放在這里了:這事,我們大房是不打算參與的,公中是我們大房繼承的,公中的銀子和庫房里的東西,老二一家是連一分都不準動!橫豎珍哥兒也在,就直接做個中人,我們立即分家!否則,我便立即上書,拼著去禮部挨幾頓板子,我也上告,說我們家幾個不修私德的,想給宮里的女兒和她肚子里的血肉謀反呢!”

    賈母被氣的渾身亂顫:“老大,你是要氣死我嗎?”

    賈赦道:“老太太,你長命百歲的很,輕易也死不得。你也別打量著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為了你的寶貝二房一家,你也不會這么容易罷休。總之,今日你依也罷,不依也罷,我就是要分家!否則,”

    賈赦發黃的眼珠惡狠狠的盯著賈政一家,賈政被盯著忍不住后退了兩步,撞到了椅腳。賈赦道:“老太太也別怪我做出什么難看的事來。律典上可是記的很清楚了,官員逾制,是什么罪名!父親有罪,宮里那個娘娘也逃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賈母給氣的直接撅了過去,慌得鳳姐、夏金桂、寶玉慌忙上前去攙扶、掐人中。賈政著急道:“大哥,你怎么能這樣氣母親呢?母親年紀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賈赦一口唾沫啐到了臉上:“你有這個臉來說我這個大哥么?這個家里到底是我做主呢,你一個二房旁支的,在這里說什么話?你有資格在這里說話么?哼,還敢說我,咱們家若不是因為你,因為你的那個好女兒,現如今何至于是這個局面?你個老不修的,自己鳩占鵲巢也就罷了,你的媳婦也隨了你,天天充大頭,不僅偷我們家的錢財去中飽自己的私囊,還要想方設法的從我們手中摳錢去供奉你的女兒?你們也配?趁早兒把家給我分了,省的日后府里的東西讓你們都給敗光了。”

舟行諸天最新章節地址:http://www.awhcrz.icu/book/ZhouXingZhuTian.html

舟行諸天全文閱讀地址:http://www.awhcrz.icu/ZhouXingZhuTian/

舟行諸天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awhcrz.icu/txt/ZhouXingZhuTian.html

舟行諸天手機閱讀:https://m.soxs.cc/ZhouXingZhuTian/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856章 回程路議皇室,榮國府鬧分家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

喜歡《舟行諸天》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!!(www.awhcrz.icu)

上一章:第855章 惜春嘆馮家腌臜事,元春議陛下之圣心 舟行諸天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:第857章 王夫人VS夏金桂
竞彩高手名字